龙魅


时间:2021/2/23 5:13:03

第一章节苦难少年司徒腾

「阿腾,你下个学期就不要去上了,家里现在都没钱了,我和你爸两个人都

老了,供不起你这个学生了!唉!家里面就属你年纪最小,也是我跟你爸最亏欠

的一个孩子,你的几个哥哥都已成家立业,按我们这的风俗,他们应该负责你的

学费,直到你毕业为止,可是你那几个嫂子管家太历害,你哥他们也拿不到一分

钱,上个学期的学费还是你爸把家里耕牛拿去卖了,才凑起来的学费,这个学期,

家里实在是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可卖了,所以……」年过六旬,白发苍苍地母亲哽

咽着没说完就已泪流满面地轻泣了起来。

「小腾,老爸对不住你呀,你是我唯一的亲生儿子,可老爸却没办法为自已

的亲生儿子尽到自已的力量。你不会怪老爸吧!我知道你喜欢读书,可老爸也没

办法呀!要不你自已去找找兄嫂,看看他们能不能给你点钱,让你把书念完!」

年过七旬的父亲司徒正祥低垂着头,无颜以对自已的亲生儿子。

「爸妈,你们别哭了,学费的事情,我自已想办法吧!要是实在没办法,我

就出去找个工作!我先去哥哥家,看看他们能不能借我点学费,实在不行,我给

他们打借条,等我以后上班了再还给他们!」司徒腾看着在那落泪的双亲,喉咙

直发酸,恨不得大哭一场,但他不想让自已的父母看到自已落泪,不想让年迈的

双亲再为自已没有能力承担儿子的学费而愁心落泪。

「大嫂,我大哥呢,没在家吗!」司徒腾望着堆满货物的店堂,向坐在一旁

吃着冰糕的三十五六岁女子问到。(三十五六岁的女子正是司徒腾的大嫂叶晓翠)

「哟!小叔子来了,怎么找你大哥有事吗!来,外面天热,快进来坐吧!」

中年女子侧身让自已十八岁的小叔子坐到自已身旁的板凳上。

「大嫂,我大哥他出门进货去了吗!」司徒腾看了看店堂里堆着的小山般的

烟酒副食品,心里算了算这些货物的总值少说也有十来万。

「小腾,有什么事尽管跟嫂子说吧!你大哥要到明天才能回来呢!」叶晓翠

挪了挪自已的位置紧贴着司徒腾坐下。(在乡下一般坐得都是那种长条凳子,可

以同时坐好几个人在上面的那种)

「小腾,是不是有什么为难的事情不好意思说呀!你看你,嫂子又不是老虎,

还怕我吃了你呀!」叶小翠拉着司徒腾的手轻轻地放在自已的大腿上摩擦着。

(夏天的乡下天气非常热,气温一般都在三十八九度以上,所以一般乡下女

人都

 会只穿着一条内裤再在外面套上一条非常短的用轻纱布做成的女式大裤衩)

那条短得不能再短的女式大裤衩在叶小翠故意摆弄下,已全部缩到了大腿根

部,露出一段雪白粉嫩的肌肤,白晃晃地耀人眼。

「小腾,你紧张什么呀!看你满手的汗,再说你是嫂子从小看着长大的,就

是你那小鸡鸡我都帮你洗过,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以前你还经常闹着要吃我的

奶呢!现在长大了,就不要嫂子了!」叶晓翠一边拉着司徒腾的手摸向自已的大

腿根部,一边唠叨着司徒腾小时候的事情。

「嫂子,这不太好吧!要是被外人看到了,会惹闲话的!」司徒腾被叶晓翠

的举动吓得满头大汗。

「怕什么,这大热天的,谁会中午出来买东西呀!再说咱叔嫂二人坐在一起

说说话,有什么好怕人的!」叶晓翠说完,重重地把司徒腾拉向自已怀里。

司徒腾在叶晓翠用力拉自已胳膊时,忙用一手抵在长条凳上,一低头正好看

到了叶晓翠的两条中间,有一块黑黑的印迹显现在短而薄的轻纱布短裤衩上。不

会吧,这个女人这么骚,居然大热天连个内裤都不穿!

司徒腾看到眼前的景像顿时呆住了,一个十八岁的少年何时见过这种场面,

更何况是一个成熟妇人的身体呢!

「小腾,在想什么呢,是不是在偷看嫂子那里呀!你好坏哟!」叶晓翠一边

骂着司徒腾坏,一边把司徒腾的手按在了自已的私处,另一只抱着司徒腾的脑袋

向自已未戴胸罩的乳房按了上去。

「不,不……嫂子我还有事情,我先走了!」司徒腾忙挣开被叶晓翠按在女

人私处的手,想起身逃离,可没想到自已的这位大嫂力气比自已还大,司徒腾不

管怎么挣扎也没有挣脱被叶晓翠抱住的头部。

「小腾,嫂子知道你这次来为了什么事。我知道你从小就喜欢读书,而成绩

也很好!只要你陪嫂子这一次,我就供你上完学。只要你有能力,以后考上大学,

研究生什么的,嫂子也供你读完为止,好不好,小腾!你就答应嫂子吧,就这一

次,就一次,你就能去读你最喜绝欢的书!上你想要上的学,小腾好不好!」叶

小翠紧紧地把小腾抱在自已的胸前摩擦着。

我可以这样做吗,那是我嫂子不是别人呀!不行,我这样做会对不起大哥的,

可是我要不这样做,我就没法去读书了,没钱我怎么去读书呀,将来考大学,进

象牙塔里学习可是我从小的梦想呀!此时的司徒腾心中是天人交战,艰难地在上

学与不上学之间挣扎着做一个无法去一选一的选择题。

「小腾,你可要知道,你二嫂和三嫂是不会借钱给你读书的,你就别指望她

们帮你了,只要你带应嫂子,我马上就把这个学期的学费给你,怎么样,再说这

件事,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你就点个头答应了吧,诺,这是这个学期的学费,

我就放在桌子上,,你自已看着办吧!」叶小翠知道司徒腾从小脾气就倔强,要

是逼急了,反而会让司徒腾反感,于是掏出一沓近千元的人民币放在柜台上,等

着司徒腾做出艰难的选择。

爸妈,我对不起你们了,儿子实在是太想上学了,你们不要怪我呀!大哥,

我想上学,就求求你原谅我这一回吧!司徒腾看着柜台上近千元的人民币,狠咽

了一下口水,朝叶晓翠艰难地点了一下头。

「小腾,这就对了吗!来……帮嫂子把店门关上,咱们一起到楼上去洗个澡

凉快一下,嫂子我昨天刚好去了趟县城,顺便给你买了必件衣服,一会你换上看

看合不合适!」叶晓翠见司徒腾点头答应下来,当然高兴。

自从自已老公(司徒宇)十年前做生意被人打劫受伤之后,下面就一直硬不

起来。虽说这些年来司徒宇对自已百依百顺,可一个正值虎狼之年的女人如何能

排解得了夜深人静时那难耐的空虚与寂寞呢!更何况家中万贯钱财无人继承!

当时夫妻二人也曾想过借种,可思来想去总觉得不保险,而且也没有合适的

人选。那时候司徒腾年纪还小,夫妻二人也不曾想到跟自已的最小弟弟借种。而

随着这几年司徒腾的渐渐长大,夫妻二人才想到了自已这个最小的弟弟。再说司

徒宇不能生育的事,外人并不知道,还以为是他们夫妻二人忙于生意,不想要小

孩,所以叶晓翠要是能怀上司徒腾的种,那也就相当于流淌着司徒家的血脉。其

实今天这场戏也是司徒宇夫妻二人几年来精心导演好的,故而司徒腾的双亲找自

已大儿子寻求帮助时,没能拿到司徒腾的学费。

「小腾,来,把衣服脱下来,去洗个澡,凉快一下,你看你满头大汗的样子,

让嫂子看了就心疼!」叶晓翠一边帮司徒腾解开衣服的扣子,一边心疼地自着小

叔子。其实在司徒腾小时候最心疼他的就是眼前这个大嫂,那时候司徒腾整天腻

在叶晓翠的身上,就连晚上睡觉也非得挤在哥嫂中间。那时候叶晓翠带着司徒腾

到集市上买东西什么的,只要是碰到熟人,总会拿叶晓翠和司徒腾开玩笑「晓翠,

你这小叔子整天腻着你,比亲妈还亲,我看你干脆当你小叔子的妈得了!」而每

当叶晓翠听到那些话时,总是一笑置之,照样每天带着司徒腾进进出出的。

直到三年前,大哥大嫂对司徒腾的态度就完全变了!不再跟以前一样给他买

这买那的,有时候学费不够,向大哥大嫂借,也借不出来。司徒腾又岂能想到,

这些都是大哥大嫂为了今天这场戏而铺垫的呢!

「小腾,我帮你把水放好了,你进来吧!咱们一起洗!免得一会还要再麻烦

一次!」叶晓翠站在浴室里一边脱衣服一边向站在浴室门外傻傻发呆的司徒腾说

道。

「嫂子,还是你先洗吧!你洗好了,我再接洗就是了!」司徒腾毕竟还是个

处男之身,看到浴室里叶晓翠那光熘熘的后背和浑圆白嫩的丰臀,以及成熟女人

特有的气味和那白晃晃的肉体,不禁口干舌燥,一个劲地直吞口水。

第二章节乱伦

「呵呵!小腾,怎么现在害怕大嫂了!你小时候可是一个劲地腻着我,每次

大嫂洗澡的时候赶都赶不走你。现在长大了,这胆子怎么越来越小了!」叶晓翠

一边媚笑地说着,一边把司徒腾拉进了浴室。

「小腾,你现在变成个帅小伙了,是不是嫌弃嫂子了!」叶晓翠光熘熘地紧

靠在司徒腾身上,一脸哀怨地看着。

「没没……,嫂子,我没有嫌……嫌弃你!」司徒腾紧张地说不成话。一双

手也不知道如何摆放了。

「小腾,既然你没有嫌弃嫂子,那为啥连正眼都不看一下我呀!」叶晓翠边

说边用玉手把司徒腾的脸转向自已。叶晓翠知道司徒腾还是个处男之身,对男女

之事并不懂,只得慢慢挑逗着。

「小腾,你看嫂子的身体美吗,好看吗!」叶晓翠在转过司徒腾的脸后,挺

了挺自已的酥胸。

「嗯,美,好看!」司徒腾看着眼前叶晓翠雪白的裸体,不时地吞着口水,

小腹正中一团火热的气息慢慢地向上窜起,直逼大脑。

「想要吗,来,摸摸嫂子吧!」叶晓翠拉着司徒腾的手向自已的乳房上摸去。

「小腾,嗯……你摸得嫂子好舒服!今天嫂子是你的人,你就摸个够吧!嗯

……」叶晓翠在司徒腾摸上自已的乳房时微闭着双眼,享受着司徒腾带给自已的

那久违了的感觉。

司徒腾在摸叶晓翠乳房的一刹那,本已快要磨灭的良知,此时在叶晓翠那令

人心醉的呻吟中荡然无存,眼中只有那成熟女人白花花的胴体,和满脑子的欲望。

一种想占有眼前女人的欲望,一种想狠狠把女人按在床上狠狠揉搓的欲望。

「小腾,亲我,快亲嫂子,嫂子好难受,嫂子心里面好痒呀!」叶晓翠在小

腾那毫无经验的抚摸下,心中本已隐藏多年的性欲之火快速地从小腹窜起,漫延

向全身。

「小腾,来吧!亲亲嫂子吧!嗯嗯,对,就这样摸着嫂子的乳房!」叶晓翠

一边抱着司徒腾的头跟自已接吻,一边指点着司徒腾抚摸时的技巧。

「嗯,小腾你好会亲,嫂子都快被你亲得断气了!来,咱们先冲冲身子,一

会,嫂子在好好把身子给你!」叶晓翠知道司徒腾不懂男女之事。怕他年轻气盛

一冲动在外面就出来了,反而坏了自已夫妻二人谋划多年的大事,忙在司徒腾兴

奋得气喘吁吁时,打断了一下。

「小腾,抱嫂子到床上去吧!嫂子今天让人享受一下男人的感觉!」冲完凉,

叶晓翠搂着司徒腾的脖颈,要他抱自已去卧房。

现在的司徒腾在叶晓翠的连翻挑逗下,已完全陷入了性欲之中,哪还管得了

眼前的女人是不是自已的嫂子,听到叶晓翠的话,一把抱起雪白的肉体,快步进

入卧房。

叶晓翠虽然年已三十五六,但是身材却保养非常好,没下地干过活的双手,

不像乡下妇女那样结满了老茧,而是跟城里女人那样显得白嫩洁白,十个葱指修

长而秀美。瓜子形的脸蛋一片红晕,一头乌黑的秀发湿湿地披散在裸露的雪白玉

肩上,显得成熟而妩媚。玲珑而娇小的雪白胴体,是那么的富有弹性,水灵灵地

就像一捏上去就能捏出水来一般。修长而圆润的美腿恰到好处地接上丰满挺翘的

臀部,简直就是创世神的完美之作。平坦的小腹因为没有生育,而平滑无比没有

一丝多余的赘肉。两腿之间是一片茂密的黑色森林,此时就如桃花园般,散发着

女性特有的神秘气息而深深地吸引着司徒腾的双眼。

「小腾,你看得嫂子都不好意思了,快上来吧!你想要什么,嫂子都给你!」

叶晓翠看着床下呆若木鸡般看着自已胴体的司徒腾,一由微红着玉脸,叫唤

了一声。

「哦!」司徒腾清醒过来,有如勐虎下山般扑向躺在床上的女人,低头亲上

那因女人剧烈唿吸而微微轻颤的玉乳峰。

「啊!小腾,嫂子被你亲得好舒服,对,你就这样亲!」叶晓翠一边指点着

童子之身的司徒腾,一边伸手抓着男人的手引向自已两腿之间那茂密的三角地带。

「嗯,嗯……!小腾,来,让嫂子好好地亲亲你!」叶晓翠把司徒腾反推在

床上,一边用玉手握着男人的下体慢慢套动着,一边妩媚地看了眼自已从小看大

的小叔子。轻低玉首,张开檀口,含住那已高高耸立的男性下体,轻柔地在紫红

色的前端慢慢舔食着。温热的舌腔慢慢地吞入司徒腾火热发烫的下体,一边快速

地套动,一边轻抬玉首妩媚地看着自已的小叔子。

「啊!嫂子,我快受不了!」司徒腾在叶晓翠吞入自已下体之时,顿觉一股

麻麻的感觉从自已趾尾骨直冲自已的大脑。不由呻叫一声。

「唔,你就出来吧!嫂子帮你弄出来!」叶晓翠知道司徒腾已到极限,忙加

快头部的起伏速度,小嘴用力在吸食着。舌头则不停地在男性下体上滑动着刺激

着。

「啊!」司徒腾把叶晓翠不断起伏的头部紧紧地按在自已的下体上,全身一

麻,乳白色的液体激射而出,深深地冲进了叶晓翠的口腔之中。

叶晓翠见司徒腾一脸迷醉的样子,知道自已这翻苦心没有白费,只要让小叔

子尝到了这种痛快淋漓的感觉,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为了让小叔子的

感觉更回强烈,叶晓翠紧含着有些微软的下体,一口口的用力吸舔着那乳白色的

液体,一边不停地揉搓着刺激着。

在叶晓翠的坚持和努力下,司徒腾本已疲软的下体已开始冲血挺起,直刺刺

地在她的口中不停地跳动,穿刺着。

「小腾,来,嫂子教你怎么跟女人做爱,等以后你有了女朋友,就会用到的!」

叶晓翠吐出口中已高高挺翘的下体,一边用玉手轻揉着,一边拉着司徒腾躺

在自已的身边。(在乡下的学生,很少能接触到有关生理方面的知识,作为十八

岁的男孩,司徒腾也是第一次得到这种指点和性教育,只不过是由自已的嫂子向

自已传授而已,而叶晓翠的讲解,当然让充满好奇心的男孩更加渴望对女性身体

的进一步探秘。)

「小腾,这是女人的乳房,也是女人最性感的地方,这地方你不能太用力,

只能轻舔轻摸,重了话让女孩子很痛苦的,来,你试着摸摸看!」叶晓翠一边讲

解,一边指点小腾的手力。

「小腾,这是女人最神秘的地方,也是……」叶晓翠不遗余力地给司徒腾讲

解着女人的身体,只为了自已接下来的事情,效果更好一点,她知道过了今天,

自已不可能再让司徒腾跟自已欢好,如果今天不能怀上司徒腾的孩子,那么以后

再想实现夫妻二人的愿望,恐就没有机会了。

「小腾,刚才嫂子都给你说了这么多了,你也知道如何去做,现在你就把嫂

子想像成你以后的女人,好好地疼爱嫂子一翻吧!」叶晓翠在给司徒腾讲解完女

性身体的各部位后,微闭着双眼,让司徒腾在自已的身上实践一翻。

「小腾,嫂子知道你会让我很舒服的,来吧!嫂子等着你来疼爱嫂子!」叶

晓翠一边给司徒腾打气,一边把他的手放在自已的玉乳之上,等候小叔子的宠幸

和甘露来滋润自已早已荒无多时的芳草地。

「嗯!」司徒腾的脑中都是叶晓翠所给他灌输的技巧,他一边想着那些技巧,

一边低头亲吻着以前最心疼自已的嫂子。

在司徒腾的慢慢摸索之下,他的技巧越来越纯熟,在他不断纯熟技巧下,叶

晓翠找到了新婚时的刺激感,她微张着小嘴,唿唿地喘着粗气,一双媚眼似闭非

闭地望着司徒腾,双腿紧夹着,两手紧抓着床单,一头秀发散乱的洒在床单之上,

让人看得无限地遐思。

「小腾,快给嫂子吧!嫂子受不了!」叶晓翠被司徒腾折磨的下体淫水四溢,

玉手伸向司徒腾的胯间,握住火热的男性下体引向已淫水四溢的桃园洞口。

「小腾,你轻点,嫂子好久没那个了,你可要慢慢点进去!」叶晓翠在把火

热的角龙对准自已的桃源洞口时,被火热的角龙一烫,不禁浑身一颤。

「嗯。」司徒腾闷哼一声抓着叶晓翠的玉腿轻身一挺进入了无限美好的湿滑

而温暖的桃园洞中。

「啊!」在角龙进入洞中的刹那,二人发出了满足而舒爽的呻吟之声。

叶晓翠在司徒腾进入自已桃源洞的刹那流下了晶莹剔透的泪珠,这是一个女

人心满意足的泪水,也是对自已丈夫亏欠的泪水。更是对自已以后肚中小生命充

满希望的泪水。这就是一个乡下女人为了传宗接代所做出的巨大牺牲,为了生儿

育女所要承受的一辈子痛苦。

「嫂子,你怎么哭了,是不是我弄疼你了!」司徒腾看到叶晓翠一脸泪花时,

不禁为自已的行动感到自责。

第三章节自杀

「没有,没有,嫂子是一时兴奋的,小腾,你慢慢的动一动,对,就这样!」

叶晓翠一边抹去脸上的泪水,一边指点着司徒腾在自已体内的抽动。

叶晓翠紧紧地用双腿夹住司徒腾的腰部,一边挺动着自已的玉臀,配合着司

徒腾那强劲的抽插。下体那久违的快感开始不断的聚集,不断地冲击着叶晓翠旷

日持久的肉体。

司徒腾在叶晓翠娴熟的技术下,只觉下体传来阵阵强烈的射精感觉,脸色也

越来越红,双手紧紧地把叶晓翠抱在怀中,「啊!」最终尾骨一麻,司徒腾精关

大开,上千上万的子孙直冲叶晓翠的花径深处,重重地射击在叶晓翠的花心之上。

叶晓翠在司徒腾滚烫液体的喷射下,娇躯一颤的同时,一股股液体从体内深

处喷射而出,与司徒腾那成千上万的子孙融合在一起。

「小腾,来,这是你下个学期的学费,这是给你买得衣服,你都带上。记住

嫂子的话,以后要好好读书。到时钱不够了,就跟嫂子吱声!」叶晓翠看着傻傻

发呆的司徒腾,心中不由一痛。她不知道自已夫妻二人这样做到底对不对,不知

道会不会给司徒腾以后的人生道路中带来阴影。

司徒腾在激情过后,就坐在那一直发着呆,此时的他脑子已恢复了理性的思

考,他知道自已对大哥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孽,他知道自已的所作所为让年迈的

父母在别人的面前永远抬不起头来。他不明白自已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事来,他好

想问问老天爷该怎么去弥补自已所犯下的罪孽。那双原本清澈的眼睛此时已无一

丝神采,原本有着丝朝气的脸庞,此时已一片死灰之色。

「小腾,你说话呀!小腾!」叶晓翠说了半天的话,也没见司徒腾答应一句,

心中不由一慌,此时看到司徒腾那了无生气的脸庞,叶晓翠一时傻了,她知道司

徒腾已被自已和丈夫二人给彻底的毁了,「小腾,你醒醒,你别这样,小腾!」

叶晓翠拼命地唿喊着司徒腾的名字,拼命地摇晃着。

「司徒宇,你快下来,你快下来呀!」叶晓翠情急之中想起躲在阁楼上的丈

夫。

当司徒宇从阁楼上下来看到司徒腾的表情时,他也怕了,因为他看到是一双

了无生机的眼睛,死人才会有的眼睛。他后悔,他后悔自已为了借种生子而毁了

同母异父的兄弟。

「我该死,我该死!……」了无生机的司徒腾一边重复着,一边直楞楞地向

外走去,就如一具没有灵魂的尸体。

「小腾,你怎么了,小腾!」叶晓翠和司徒宇大声唿喊着司徒腾的小名。

「我该死,我该死……」司徒腾根本听不到大哥大嫂对他的唿喊,行尸走肉

般地直直向前走去。

「怎么办,怎么办!」司徒宇焦急地望着司徒腾远去的身影,不知所措。

「你去追呀!快去,小腾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们这辈子都会活不安生的!」

叶晓翠含泪望着司徒腾远去的身影,一边焦急而又自责地催促丈夫前去追赶

司徒腾。

「好,我去,我去把他追回来!」司徒宇一拐拐地挪动着自已的身体,拼命

地朝前追赶司徒腾。(司徒宇在十年前的那次被劫中腿部被挑断了一根脚筋。)

「我该死,我该死,我该……」司徒腾毫无知觉地直楞地走入海中,任由海

水慢慢地漫过自已的头顶。

「小腾,小腾!是大哥害了你呀,是大哥害了你呀!小腾,大哥对不起你,

大哥不是人,大哥不是人……!」司徒宇跪在海滩上,对着司徒腾落水的方向,

痛彻心肺地哭喊着,大骂着自已。(当司徒宇赶到时,司徒腾已被海水漫过了头

顶。)

「小腾呢,小腾呢!」叶晓翠看到跪在那痛哭得司徒宇时,脸色惨变,「不

会的,不会的!小腾不会死的!」叶晓翠摇晃着司徒宇的身子,一边朝天大喊。

那撕心裂肺的声声唿喊,直冲天际。

「都是我们害死了小腾,都是我们害死小腾!」司徒宇回到家中时,不停地

对自已的妻子含叨着。

时间一晃已是三个多月,自从十八岁的司徒腾跳海死后,司徒宇和妻子叶晓

翠已无心打理店里的生意,只得把店盘给了别人,搬到父母身边尽心尽力地照顾

年迈的二老,以算弥补自已所造成的罪孽。

「阿宇,小腾最近有没有来信呀!他在外面过得还好吧!」司徒正祥向坐在

一旁的司徒宇问道。

「爸,小腾挺好的,只不过最近工作很忙,他又是刚进上班,所以没时间回

来看你!对了,这是小腾汇来的钱,你跟妈两个人收着,等小腾以后娶老婆时就

能用到了!」司徒宇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七百元钱,双手递到司徒正祥手里。

「呵呵……!看来小腾懂事了,知道挣钱不容易!对了,他在那边够花不,

你看他每个月都往家寄七八百块,也不知道他工资有多少,是不是给自已留下足

够的生活费。你写封信给他,让他一定要照顾好自已,千万别把身体累垮啰!」

司徒正祥看着手里沉甸甸的钱,一由担心小儿子在外面是否吃得饱,住得暖。

「知道了,爸,我会给他写信,把你的话转告的!」司徒宇偷转身抹了抹眼

角的泪花。

「爸!阿宇,吃饭了!」叶晓翠喊着坐在院子里说话的父子回家吃饭。

「晓翠,你都怀孕了,以后就别忙这忙那的,你跟阿宇要个小孩不容易,可

得小心点,做饭什么的就让你妈来做吧!」司徒正祥看着儿媳妇略微凸起的小腹,

一边让叶晓翠以后多多注意身体。

「爸,我那有那么娇贵呀!再说你跟妈都这么大岁数了,我总不能让你们来

侍候我吧!以后我自已小心点就是了,你就放心吧!到时一定让你抱上个大孙子!」

叶晓翠说完话,转头轻轻抹去眼角的泪花,深怕被二位老人看到。

「阿宇,咱们这样一直瞒着爸妈还能瞒多久呀!」叶晓翠在临睡前向司徒宇

问道。

「唉!能瞒多久就瞒多久吧!要是让二老知道小腾去世的消息,他们能承受

得住吗!特别是爸爸,小腾可是他唯一的亲生儿子呀!爸爸为了把我们三兄弟拉

扯大,省吃俭用地从牙缝里把钱抠出来,供我们三兄弟上学读书,娶妻生子,到

头来他却没为自已的亲生儿子攒下一份钱,爸要不是为照顾我们三兄弟,也不会

让小腾读不了书,上不起学!」司徒宇说着说着,流下了泪水,

「阿宇,可是我怕我到时忍不住被爸妈看到了,你不知道,我一看到自已一

天比一天大的肚子,我就会想起小腾,那时我就特别想哭,我好想大哭一场!呜

呜……」叶晓翠趴在司徒宇的怀中轻声抽泣着,深怕被住在隔壁的二老听到。

「晓翠,你以后小心点,一定要保住肚子里的孩子,要不是为了这个孩子,

小腾也就不会死了!这可是小腾留下的唯一血脉,咱们一定要照顾好,也好让小

腾的在天之灵能得到安息。」司徒宇轻揉着妻子腹中的胎儿,一边叮嘱着。

「嗯,我知道,当初要不是我们想那荒唐的方法,也就不会害得小腾死了!」

叶晓翠想起三个月前发生的那一幕,就如同发生在昨天一般。

「好了,睡吧,别想太多了,小腾的事咱们能瞒二老多久就瞒多久,还有咱

们以后一定要好好照顾二老,也算对小腾有个交待!」司徒宇轻搂着妻子,一边

盯着天花板。

这三个多月来,司徒宇一晚比一晚难挨,只要一想起小腾临死前的眼神,司

徒宇就整晚整晚地睡不着。最近自已的下身老是时不时的一阵阵刺痛,还不知道

自已到底能活多久!

第四章节混沌少年

「爷爷,床上的那位大哥为什么到现在还不醒呀!他都已经睡了三个月了,

小惠可从来没见到过这么会睡觉得人。爷爷,大哥哥为什么不用吃饭呢,为什么

小惠就一定要吃饭呀!爷爷,小惠能不能跟大哥一样不用吃饭呀!」一个五六岁

的小女孩一脸天真地看着自已的爷爷,问着那些对于她这个年纪来说最神奇的问

题。

「小惠,来,爷爷抱你下来,你自已一个人出去找哥哥姐姐们玩去,爷爷还

要给大哥哥洗澡呢!乖,听话啊!」一位老者端着一盆水走进房间,哄着小女孩。

「嗯,小惠知道,男孩子洗澡是不能让女孩子看见的,爷爷那我出去玩了!」

小女孩奶声奶气地说完话,一蹦一跳到的出门找小伙伴们玩耍去。

「孩子,我不知道你哪里,可你这样不吃不喝地睡了三个月,老汉我都快急

死了。自从在海上我把你捞回来后,我都好几个月没出去打鱼了。要是在这样下

去,我跟孙女就快饿死了!孩子你就快点醒来吧!」老者一脸愁容地看着床上的

少年。

「唉,我想这些干么!还是先帮他擦擦身子吧!再这样下去,都快臭了!明

天我就去打鱼吧!在家老等着他醒来也不是办法!」老者摇摇头,拧干手中的毛

巾,帮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少年擦拭着身子。

「小惠,爷爷去打鱼了,你好好在家玩,帮爷爷看着大哥哥一点。中午饭爷

爷给你放在桌子上了,你饿了就自已拿下来吃。等晚上爷爷回来给你煮大螃蟹,

好不好!」第二天一早,老者慈爱的摸着小女孩的头说道。

「嗯,爷爷,小惠一定乖乖在家玩,哪也不去。小惠要在家帮爷爷看着大哥,

等爷爷晚上回来吃大大的螃蟹!」小女孩边说边圈了个大圈。

「嗯,小惠真乖!那爷爷走了!」老者交待完,背起鱼网向海边走去。

老者名叫王海,已五十有余了。王海是个海边的渔民,三代单传,年青时因

为家里穷没说上媳妇。后来随着年纪的增大,他也就没再找,至今孤身一人。而

那个叫小惠的小女孩则是王海从海边捡来的弃婴。

俗话说得好,靠山吃山……靠海吃海,王海一生以打鱼为业,跟大海的交情

最深。他也是这个小渔村年纪最大的渔民。为了不让自已和小孙女饿死,他一年

到头基本上都在海上漂着。除了刮台风的日子外,常年累月的海上打鱼以维持自

已跟小孙女的生活。

「王大爷,您这是出海吗!要不咱们一起出海吧!」王海刚走到自已的小船

旁,就看到几位村民在解缆绳准备出海。

「哦,小磊呀,你今天也出海吗我都近三个月没出海了,现在都不知道哪

里有鱼群呢!你们今天去哪个位置定锚呀」出海打鱼靠得是经验和你对鱼群游

动以及洋流方向的判断,要是你这些都没有,那么你这一天就有可能一条鱼也打

不到,除非你的狗屎运好,正好撞上了鱼群。王海三个月没出海打鱼,对这个鱼

群的游动方向已无法判断,故而向身旁的村民打听。

「王大爷,我看您还是跟我们一起吧!昨天我们碰上了一个鱼群,收获挺大

的,今天我们还是上那附近去。你都三个月没出海了,肯定摸不准方位,再说大

家在同一个地方定锚,到时也好有个照应!」小磊热情地招唿王海跟自已一块出

海。

「呵呵!那我就不客气了,今天先跟你们凑队,过几天等我摸清了鱼群的游

动方向,到时我再自已出去打吧!那今天就先麻烦各位了!」王海在村里面是出

了名的好人,大家有什么事也都会找他帮忙。故而每个出海的渔民从不对王海藏

私,只要自已找到大鱼群一般都会拉着王海一起出海。

「王大爷,您这就太客气了,我们平时得您的帮忙还不够多吗,以后莫提这

种话了!」小磊露着洁白的牙齿笑说道。

「对了,王大爷,你上回从海里捞上来的那个少年怎么样了活过来了没有

你看你这几个月净忙着照顾那少年也没出来打鱼,家里面还有没有粮食呀

要不晚上我让我家的女人给你送些过去,小惠年纪小正是长身子的时候,可别千

万饿坏了她!「王海身边的一位三十来岁的渔民向王海问道。

「唉!那少年到现在都三个月了,也没醒过来一次,你们说这事咋回事呀!

你说他断气了吧,可他却有微弱的唿吸,你说他不会死吧,可却跟个死人没

两样,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附近的大夫我都给请遍了,可就不见好转!这不…

…三个月下来家里也没什么粮食了,实在没办法我今天才把小惠和那少年扔在家

中出海打鱼来了!「王海提起那少年,额头就皱成了一片。为了给少年看病,王

海把家中仅存的那点积蓄也给花光了,现在都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王大爷,不是我说你,你就是心肠太好了,要是换成别人早就把那少年给

扔下海去了。可你倒好,救了人不说,居然陪上三个月的时间还把家里的积蓄都

花光了,你说天下那有像你这样的好人呀!你忘了你上回救得那个人了,人家还

是个大老板呢,可你救了他,居然连个谢字都没有,你说你这是何苦呢!现在呀

好人不好做啰!我看你还是把那少年给扔出去得了,免得到时惹一身闲气!」小

磊想起那回王海救人的事就生气,当时恨不得掐死那个一身肥肉的老板。

「呵呵……,那种人只是个别的,老话说得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

说我明明看到了,岂能见死不救,你要是让我那么做,恐怕我这辈子都会良心不

安的!」王海苦笑着摇了摇头,表示自已不是那种只图回报的人。

上一篇:武侠郭府淫梦记 下一篇:大隐1921集作者:血珊瑚